back icon
header logo
search logo
share logo
老夫老妻的爱情
1/1

那年夏至到南川旅游,着实体会了一次生命如四季、爱情如夏花,也体会了圣经里的爱情箴言:“爱情,众水不能息灭,大水也不能淹没。若有人拿家中所有的财宝要换爱情,就全被藐视。”

早知重庆是火炉,虽担心高温难耐,结果美丽神龙峡天天都有山岚及溪水。游山玩水时我还解读了九位年已九十老人的爱情。本文是描写其中一对老夫老妻。

殷老先生与他的“牵手”走一辈子了,她比他大两岁,如今两人加起来172岁,就在重庆山城百余公里外的神龙峡过了一辈子。她14岁时坐上他的花轿大队被迎娶上门,自此守着两人专属的净土,结婚、生子、耕作、建屋、织布、烹饪……她16岁做妈妈,替殷家生儿育女共十个。当年女人二八深闺不解羞,如今两位老人四代同堂并在景区开起第一家田园农家乐带动山里诸多事业,听说近年总有人慕名他家特色菜找到神龙峡来……

那天坐在他们经营的农家乐院子,虽有蝉声与溪声,但他们的家安静又平实。 我常回想他们的故事,不是爱情信息没有短线长线,就像田园牧歌,自然没有爱情变量或危机,就像圣经里的爱情:“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爱是不嫉妒,爱是不自夸,不张狂,不做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处,不轻易发怒,不计算人的恶,不喜欢不义,只喜欢真理;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爱是永不止息。”(林前13:4-8)

新娘当年住在山上,小两岁的新郎住在大河平原旁,他母亲有病需人照应,媒婆便在两家合议下,让14岁的新娘早些下嫁到五里远外的新郎家,当年新娘也长得比新郎高许多。

花道吉时选定,新郎的花轿一行十几人,敲锣的,吹唢吶的,吹喇叭的,拿旗子队前四人队后四人,抬轿子的四人,媒人婆一人,所有队员再由一穿黄衫的统领在队前……罩着盖头的新娘过门啰,踢开进殷家大门的那个米筛子,由新郎领着拜了高堂抓了罩头,从此就是小媳妇了,第二天还如实地回娘家。

如今八十好几的新郎新娘在大院里请我们喝茶,茶桌上的糖果正好用喜字包装,我让他俩拿着喜糖拍照还无比害羞,仿佛又回到当年的婚礼。尤其当我问到新郎:“您觉得的新娘美吗?您爱她吗?您满意吗?”他回以一抺笑容让人一目了然,我解读他看新娘子那一眼:“亲爱的,这一切妳最明白!”我立刻吃颗喜糖,真是份外甜呀!  

可有嫁妆?

新娘:“有呀,柜子,铺盖,纹帐,还有糍粑。”她说这些如数家珍,仿佛婚礼是上个月刚过去的旧事,更体会当年她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心志,咦,当老太太说到糍粑时,我觉得她满口老牙还被黏糕沾着哩。红颜易老美人迟暮,不管老太太当年美不美,我看她的爱情就是美的。

想象当年那场奇妙美妙的婚礼,男孩女孩十四五岁才情窦初开,14岁新娘情窦已开?她初到新郎家时恐怕还不愿下大花轿?谁说不是,小新娘坐在大花轿里,谁愿意离开走下这个大玩具呀?

妇女未嫁从父、出嫁从夫,她的爱情,让人解读是在什么都不懂的十四岁遇见你……从此以后再也不觉得孤单,因为就这么一直跟着你过日子。相形之下,放眼如今情爱市场的投资现象,都是过度激动、过度踌躇或过度恋栈,浅浅的认知便大大的认同,大步跨入婚姻大门又悄悄从后门溜走,闹得两败俱伤。难怪圣经箴言提醒我们:“先求神的国神的义,所有的一切就都加诸给你了。”

访谈最后又来一位九十岁老妪,她是神龙峡最老的寡妇,19岁即做新娘。这天孙子带她一起来接老夫妇去吃生日大餐,看得出老人们的生活兴头,没有叹息与惆怅,我离开山坡老宅时,屋旁有老树的枯枝,在磨损的石阶上在剥落的断壁里,好像全是老人爱情的痕迹,每个痕迹都已领悟。  

另值一提,老人们从没领过结婚证书,因为在建国之前结的婚自然拿不到婚丧喜庆证明。我再看这对老夫老妻,没有信誓旦旦却是海枯石烂,正像圣经里解读真爱:“彼此饶恕。因为每个人都会犯错,不必为自己或对方的错而耿耿于怀。  ”

两年多不见了,祈愿殷老先生与他的“牵手”一直平安、喜乐,阿们。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编辑一名基督徒。

京ICP备07014451号-1 |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5431© 福音时报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