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icon
header logo
search logo
share logo
亚拿的异彩人生:不幸第一,却也荣幸无二!
1/1

亚拿的名字很好,“满有恩典”的意思;亚拿的命运不好,年轻守寡,悲苦无比,悲催至极!

亚拿作“童女”时出嫁,按那时传统,约在十四岁。七年后丈夫亡故,她刚二十出头,正是青春正青,芳华之年,丈夫的遽去,让她失了依靠,无了保护,没了家,丢了爱——在那个年代这是不疑的事实。并且亚拿还非同于常人,背负一个女人极大的羞辱。

从亚拿的“并不离开圣殿、昼夜侍奉”,给我们一些隐藏的亮光,亚拿很可能无儿无女,无子无嗣,因为一个拖儿带女的寡妇,不可能那么专心专业专职——而不能生养的妇人,在那个年代是抬不起头,见不了人的,虽然责任也许不在她,但第一受害人肯定是女人!

亚拿一个不能生育,没有儿女的女人,又没了丈夫,那种悲绝,在那年代,用今天的话说,“时代的一粒灰,落到一个人身上,就成了一座山”,亚拿的不幸,在那时女子中堪称第一,当该无双。

但接下来的记载,却让人惊讶惊叹,也惊赞惊羡,因为亚拿暗淡的人生,突然一片明艳;一切的不幸,都逆袭成她的荣幸——

“并不离开圣殿”(路2:37),亚拿二十来岁丧夫,八十四岁仍没有离开圣殿……“不离开”表明她对神的不远离,没有抱怨神,而仍亲近神,和神面对面,零距离。有神的人生,不一定春光明媚,但一定有光照耀,是荣幸的人生……

“禁食祈求”(路2:37),亚纳不离开圣殿,并不是混吃混喝,而是“禁食祈求”;她为谁求呢?难道是求神再赐给她一个丈夫,一对儿女吗?如果是这样,她没必要“不离开圣殿”,想来她一定为国家、为民族,为弥赛亚的来临……亚拿的人生是有担当的人生,这种担当让她的人生厚重而有荣光!

“昼夜侍奉神”,圣殿中的祭司们是轮班制的,亚拿也轮班,只是亚拿一旦“轮”上,就是一生;一旦上岗,至死方休。她的“昼夜侍奉”不表示她日不饮食,夜不成眠,而是她全心属主,每一分秒都为神活,睡觉也在侍奉神。这样“全职”的人生,是一种荣美。

并且“抬举人”的神, 又让亚拿在圣殿遇见圣婴,亚拿以女先知的身份,“将孩子的事对一切盼望耶路撒冷得救赎的人讲说……”(路2:38)

人生何幸,竟能在圣殿“昼夜侍奉神”?何等荣幸之人竟为救主提前发声?——这一个人就是不幸的亚拿,不幸的亚拿却有了不二的荣幸!这种人生落差未免有点大,但设计了瀑布的神,也乐意这样设计他儿女的人生。

落差让瀑布飞流直下,疑是银河倒挂;神儿女的人生迥变,也让他们的一生异彩纷呈,见证出神作为的奇妙。只是瀑布是飞落,神的儿女是起落,但最终是飞扬。因为神是天上的神,瀑布是落九天,神的儿女是上九重……

当然,不幸与荣幸之间,绝非冰火两重天,而是有内在的关联,即有神超然的旨意,隐形的作工,也有人主观的意志,自由的选择。例如约伯——

约伯何其不幸,家破人亡,一身毒疮,妻子不爱,朋友不解……约伯何其荣幸,神竟然把他当做自己的荣耀,在撒旦面前夸口!而约伯呢,虽至于死,也绝不怀疑神的公义,更不弃绝神的圣名。

亚伯拉罕的一生也常遭不幸,最大的不幸当然是献祭以撒。他可以拒绝,但他忍泪含悲,咬牙顺服,对神真的听命而行,舍命摆上……这也成了他的荣幸,成就了他“信心之父”的美名。

我们的主多么不幸,尚在母腹,即被毁谤;刚一问世,即遭追杀,刚刚三十三岁,即遭惨死。但我们的主有多么荣幸,天父一连两次在人前见证他:“这是我的爱子,是我所喜悦的——”原因是我们的主宁以自己的不幸,换取神的荣耀……“神就将他升为至高,赐给他超乎万名之上的名。”(腓2:9)

其实,从圣经看,凡和耶稣沾边的人,都是“不幸”的。耶稣的开路先锋施洗约翰,被人斩首,头放在盘子里;保罗被耶稣“光照”后,丢了大好前程,最后还丢了脑袋,而耶稣的众门徒,也多遭不幸,少有善终的。但和耶稣沾边的人,又都是荣幸的,都是沾光的,因为他是天国君王,永恒之主,不在短暂的今世,争得失,较胜负——

亚拿年轻丧夫,盛年守寡,原本可以再嫁,兴许因祸得福,找个更好的婆家,让不幸不再。但她没有,而是以先知的身份,“不离开神的殿,禁食祈求,昼夜侍奉神”,这是她的自由选择,绝非神的强迫。

她的不幸无夫无家,无儿无女,成了她的“有幸”:无牵无挂,无拖无累;最后成了她的荣幸,专心专意,专职专业侍奉至高的神,名记圣经,荣载永恒。

其实,一个尊神为大的人,一切的不幸都不会成为至终的不幸;一切的不幸至终都会成为荣幸!因为全能的神让万事互相效力,不幸不过是荣幸的种子,为你盛开异彩的人生……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山东一位传道人。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京ICP备07014451号-1 |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5431© 福音时报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