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icon
header logo
search logo
share logo
见证故事:一次小感冒让我又经历了神的真实
1/1

为了切实做好“常态防疫”,笔者所服侍的堂会采取了劝阻咳嗽和发热人员来教堂出席集体崇拜活动的措施。入冬以来,由于天气寒冷,时常有主内家人患上感冒,出现咳嗽和发热的症状。从而,本堂会一再强调,信徒在主日里若出现咳嗽和发热症状,请务必在家中灵修(个人崇拜)和休息,并及时就诊,不要上教堂。这项措施针对的对象是所有主内家人,包括教会事奉人员。

圣诞节前两天(12月22日),本堂会有一位主要教牧同工,因出现发热症状,向教会说明情况后,教会安排他在家休息。因预计他要到圣诞节后才有可能完全恢复健康,从而将他圣诞期间的事工也调整给了其他教牧人员。(实际上,当前他的感冒还没有痊愈,教会事奉还未恢复。)

本堂会原计划在平安夜和圣诞日分别举行集体庆祝活动;为了配合政府部门关于当前“常态防疫”的工作安排,教会将这两项活动分别调到了礼拜六(26日)下午和礼拜天(27日)上午。

然而,在礼拜四(24日)晚上,我感觉上吸呼道严重不适,且伴有轻度的咳嗽和咽喉疼痛;便知道自己也患了感冒。其实,我是一个十分容易患感冒的人,每年都会患上几次感冒。而且,平常一旦出现这种症状,就会越来越严重,必会引起扁桃体发炎,出现严重的咳嗽和声音嘶哑,甚至讲不出话来;这种情况,最少也会持续一个多礼拜。

然而,教会已将27日的证道事项安排给了我。我也十分清楚,按照自己平常患冒感的现象,别谈在27日的圣诞庆祝活动上证道了,就是能否出席庆祝活动都是一个大问号。当时,我真想将这一情况告诉堂会负责安排讲台事工的同工,让其另行安排证道人员。但是,本堂只有三位主要教牧同工,一位已经因出现发热和咳嗽预计不能出席圣诞庆祝活动了。而另一位教牧同工是本堂的牧师,他不仅在礼拜六(26日)下午的庆祝活动中有证道;同时,在礼拜六和礼拜天的庆祝活动中,都要做歌舞崇拜的主持人(是两位主持人之一)。如果,我再请病假休息,礼拜天(27日)的证道也只有落在他身上。这样,会给他增加工作压力。故此,我确实不忍心推脱27日的证道。

鉴于上述情况,我决定凭信心向神祷告,将这件事情完全交托给神,求神带领我的事奉。故此,我向神祷告,求神医治我,让我的感冒症状在礼拜天完全消失——不咳嗽、不发热,咽喉能够正常发音。

通过祷告,我的咳嗽和咽喉疼痛逐步缓解,到礼拜六早晨起床时,感冒症状基本消失。我知道这是神垂听了我的祷告,在做医治的工作,从而,有了承担27日证道的把握。27日早晨,我的感冒症状真的完全消失了。故此,我顺利地完成了27日上午的证道。

然而,在礼拜一晚上的小组聚会散会后,有位弟兄问我,说:“你今天是不是感冒了?”我回答:“你是不是听出我的声音有点嘶哑?”弟兄说:“是啊!”于是,我告诉他,我已经感冒几天了。但他告诉我,在礼拜天庆祝圣诞的活动中,特别是在我证道时,完全没有觉察到我有感冒迹象。我对他讲,是神垂听了我的祷告,保守和带领了祂自己的圣工。

这次小感冒,让我又一次真实地体验到了神的真实,经历了神的权能;同时,也让我想起了自己在信主后的第二年圣诞节,经历神权能的另一件小事。

那年圣诞节前夕,为了出席教会组织的圣诞节庆祝活动,我提前一个礼拜,以我的“父亲”生日为由,向单位领导请好了事假。(因为,我知道假若如实地向单位领导说明请假事由,是肯定得不到批准的,所以,没有说明是天上的那位父亲生日)

我早年就患有肛瘘,这个小毛病也时犯时好。然而,在那个圣诞节的前两天又发作了。肛门旁边长了一个鸭蛋大的肿块(脓包),让我坐也不能坐,卧也不能卧,痛得死去活来。当时,我对这种痛在心理上还能容忍,但最担心的是不能去教堂过平安夜和圣诞节了。于是,我与我家姊妹一起向神祷告,求神医治我,让我顺顺利利地去教堂过平安夜和圣诞节。23日晚上,脓包突然出头了,肿块一下子消失。我知道这是神应允了我与我家姊妹的祷告。

感谢神常常以一些小事,让我经历祂的真实,经历祂的权能,坚固我和家人的信心,激励我更好地为祂而活,更乐意事奉祂。真是主的恩典够我用!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湖北一名传道人。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京ICP备07014451号-1 |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5431© 福音时报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