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icon
header logo
search logo
share logo
家庭感恩见证(一): 神的救恩如此临到了我双亲和家庭
1/1

近期,笔者在《福音时报》上读到北方一些教会在纷纷举行感恩礼拜向神感恩的报道,以及多位主内家人撰写的感恩见证类文章。让笔者这个生活在南方、当前还不太注重感恩节期的南方人,也感受到感恩时节的喜庆气氛;回想起这些年来,恩主在笔者家庭和个人身上的许多奇异恩典;并萌生了在此感恩时节撰写感恩见证的念头。希望藉着几篇感恩见证,与主内家人分享神赐笔者和笔者大家庭的恩典。

首篇,分享的见证是神的救恩奇妙地临到弟兄的双亲,进而临到弟兄的大家庭。

父亲乳名“荒生”,出生于1938年。这年侵华日军占领了我的家乡——鄂东南山区,且时常骚扰弟兄的村庄。爷爷带着临产的奶奶躲进深山,父亲就这样出生在荒山野岭中,故此,得了这个乳名;他七岁时,我爷爷因病去世,十八岁时,奶奶亦因病去世;从而,父亲只念过一年私塾。母亲出生于1940年,一出生就被送给人家当童养媳,养父母也英年早逝;因此也未进过学堂门。1960年这两位历尽沧桑、命运多舛的青年走在一起,建立了家庭。在接下来的十几年里,相继生下了我兄弟姐妹八人,其中有两位弟弟分别在四岁和十岁时不幸夭折。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大集体时期,因为家大口阔,劳动力少,口粮十分不足,二老常常是忍饥挨饿;八十年代,农村实行了土地承包制,虽然肚子填饱了,但是,因送我兄弟姊妹念书,二老依然是日夜操劳,日子十分穷苦。九十代年,我家兄弟姊妹均已长大成人,且相继成家立业,二老本可以稍为轻松地享受晚年生活了,然而,他俩已是积劳成疾。从而,他俩三五两天轮留生病。

1996年春,母亲又生病了,且卧床不起。这时,福音已传到了我的村庄,且有二位远房伯母信了主。于是,这两位伯母常来我家,看望我母亲,向我家二老传福音,劝他们信耶稣。父亲为了让母亲的病早点好,也劝她信耶稣。母亲回答他,说:“要信你去信。我不能信,我一个字都不认识!”母亲言外之意是父亲念过一年的私熟,识几个字,可以信耶稣。然而,父亲回答说:“我又没有生病,为什么要信耶稣呢?”(大概那两位伯母在向我家二老传福音时,主要是传信耶稣后,病会好)。这样,二老都以各自的理由谢绝了两位伯母的好意。

一段时间后,母亲的病好了,又轮到父亲生病了。接下来,父亲连续多日怕冷发烧,浑身发软,四肢无力,从而,卧床不起;但是,去医院检查又查不出什么原因。这时,那两位伯母又来动员我家二老信耶稣了。

一天上午,那两位母伯相约来到我家,与母亲寒喧了几句后,其中,比父亲年长二十多岁的老伯母,双膝一下子跪在了父亲的床边。父亲见此情形,挣扎着坐起来,伸手去拉那位伯母,对她说:“老大嫂,快起来!您老人家这么一大把年纪向我下跪,我实在受当不起!”当时,父亲误认为那位伯母跪下,是向他下跪,跪求他去信耶稣。年纪与我父亲相仿的那位伯母,连忙向我父母解释,她不是向你们下跪,而是向耶稣下跪,是向耶稣祷告,求耶稣医治你们的病,拯救你们的灵魂,赐你们信心,让你们信靠祂。我二老这才明白那位伯母跪下的原因。

但是,二老依然不肯信耶稣。他们说,人们说有神,却从来没有人看到神;并说如果神向他们显灵,让他们看见了,他们才信。然而,那位年长的伯母跪下向神祈求的举动,也引发了父亲思考。他思想如果没有神的话,那位老大嫂又怎么会那么虔诚呢?同时,他也想起了上次因我母亲生病,这两位伯母来动员他们信主时,自己所说的话——“我又没有生病,为什么要信耶稣呢?”于是,他心里产生了一个意念,自己这次生病是不是神要他去信祂了。

一天中午,病卧床上的父亲,身体感觉冷丝丝的,人似睡非睡。迷迷糊糊中,感觉有人拿一件毛毯盖在了他身上的被面上,很快一股热流传遍了全身,身体立即暖和了。他以为是我母亲给他加了件毯子,因此,也就没有吭声。这样,他美美地睡了一觉。醒来后,觉得身子舒适多了。用手摸被盖,却没有摸着毛毯,他觉得有点奇怪了。起初还以为是我母亲在他睡着后,又将毛毯揭走了。于是,他就喊我母亲过来问话。母亲告诉他,在他睡觉期间,她什么也没有做。然而,我父亲的病也就莫明其妙地好了。

因此经历,父亲就意识到一定是神来寻找他,向他显圣,要他去信祂了。这样,父亲就同本湾的那两位伯母跑教堂,信主了。

几个月后,母亲也随父亲去了教堂,也成了一名基督徒。实在是感谢神的恩典,从此,二老的身体也强健了起来。他俩现在都已年过八旬,虽然,体质并不算好,但是,生活还完全可以自理。

从前,母亲严重晕车,只要一坐上车子,就天旋地转,睡几天不能起床。因而不是特别的事情,她都不肯来已在县城定居的我兄弟几人的小家;信主后,却不晕车了,也就时常坐车进城来我和兄弟家住上几天。就是现在坐车子也没有特别的不适。

父亲在信主前是一个老烟窗,平时,是一根接一根地抽,香烟从不离手。信主后,他知道吸烟不符合神的心意,从而,决定戒掉。但是,戒了几次都没有成功。他为此向神祷告,也请主内弟兄姊妹们为他代求,求神加给他力量,帮助他将烟戒掉。接下来,他患了一场感冒,咳嗽了几天,不能吸烟。当他感冒好后,就没有烟瘾了。从此,父亲彻底地向香烟告别了。

二老信主后,接着我这个读了两年生物学、对达尔文的进化论深信不疑的无神论者,也因故信耶稣了,深信神创论了;接着多位家人也信了耶稣。现在,我家兄弟姐妹六人的六个家庭,已有三个家庭的家人全信了主,且有固定的教会信仰生活;另外有两个家庭的几名成员也曾经决志,表示愿意接受耶稣的救恩,只是不愿去教堂聚会。

感谢神奇异的恩典奇妙地临到了我双亲,临到了我的大家庭!

(未完待续)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湖北一名传道人。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京ICP备07014451号-1 |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5431© 福音时报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