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icon
header logo
search logo
share logo
相识不相知——“耶稣还乡记”的悲催,绊倒了谁?
1/1

耶稣被称为“拿撒勒人耶稣”,虽然拿撒勒只是他成长的地方,但是他“吃水不忘挖井人,致富不忘众乡亲”,两回拿撒勒,想把天国真道,先带给自己的家乡人,但家乡人的奇葩,却让耶稣“诧异”(可6:6)。

耶稣第一次回乡,是《路加福音》四章所记,最初他们欣赏耶稣是个名人,算衣锦还乡,允许他在会堂读经证道。但当讲到福音要临到外邦,他们也要依靠这救恩时,以亚伯拉罕子孙自诩的家乡人,就很受伤,先恼而怒,最后要把他推下悬崖,置死地而后快。

第二次回乡,那时耶稣已行了更多神迹,跟随者众,鼎鼎大名,早声动拿撒勒。但这次情况更不妙——耶稣有什么了不起?我们看着他长大,对他知根知底,不就是木匠的儿子吗?他也是个木匠,他弟弟、妹妹们还和我们低头不见抬头见——

也许人们可以容许一个不认识的的乞丐,晋升为王子;但难容一个和自己一条巷子、一条线上的人,和自己不在一条线上了。

他们先前还说耶稣是“约瑟的儿子”(加4:22),现在却说他是“马利亚的儿子”(可6:3),这无疑是对耶稣的极大轻蔑和暗讽。因为那年代绝对是男人的天下,这里却说耶稣是马利亚的儿子,暗指他与约瑟无关,和“我们不是从淫乱生的”(约8:41 ),如出一辙。

当然他们说的都对,但他们都错了——

耶稣第一次回乡,拿撒勒人以他们狭隘的民族情结、僵死的宗教信条,绑架了耶稣,欲将他推下势不两立的悬崖。

耶稣第二次回乡,拿撒勒人站在自己的角度,以对耶稣这个“人”的熟知而轻蔑拒绝他;对耶稣的“非人”,却硬心的视而不见,昧心的充耳不闻,“呯”的一声,关上了“厌弃”的门,扬起了“不信”的旗——

拿撒勒人何等有幸,道成肉身的救主曾与他们朝夕相伴,三十年间;拿撒勒人何其不幸,他们的救主就在他们身边,就因太近,他们视而不见;就因太熟,他们轻觑不信 。

他们与全地的主相逢,却不相识;他们相识,只知他是“木匠的儿子”,却不真知他是谁。他们被自己的眼见迷惑,因自己的“熟识”悲催,为自己的“知道”摧倒——

耶稣被称为“拿撒勒人耶稣”,但拿撒勒人却没得着耶稣。与恩典紧相连,却与恩典万里遥远;每天都相见,却眼睁睁不要。世界上最蒙福的人叫“拿撒勒人”,因为万福的源头曾经叫“拿撒勒人耶稣”;世界上最悲催的人是“拿撒勒人”,因为“拿撒勒人”后来没了耶稣……

今天,作为拿撒勒人耶稣的门徒,我们对耶稣是怎样认识的?是否也像曾经的拿撒勒人,感觉耶稣的某些教导很不合情理,不合我意,就也“怒气满胸”呢?甚至自以为对耶稣很熟,按着自己的“我以为”来追随耶稣,侍奉耶稣——那么你以为耶稣是谁呢?

耶稣是医生吗?他当然是,他曾经叫瞎子看见,瘸子行走,甚至死人复活;

耶稣是财神吗?应该也是。他能叫清水变美酒,能叫鱼嘴吐银,能叫五饼二鱼喂饱五千人……

耶稣保平安吗?好像也没错。因为他自己一再宣告:“我所赐的平安没有人能夺去,愿你们平安——”

……

但耶稣如果是医生,这医生不咋地,今天仍然病魔横行,病人横卧;耶稣如果是财神,他又不像,他生前借船借驴,死了还借坟;他是保平安的?他连自己都被钉了十字架,连命都没保……

那么耶稣到底是谁呢?我们信了他已经十年、八年,甚至三十年、二十年,和他很熟了,熟得都有点“不恭”了,认为信耶稣就那么回事。

但我们真的认识他吗?知道他吗?或者遇到他了吗?经上说“你们务要竭力追求认识他”(何6:3),“求荣耀的父……叫你们真知道他——”(弗1:17)因为我们对耶稣的认识,如果像当年耶稣的故乡人,那么他们当年所做的,也是我们今天会做的。

一地繁花,满天晴云时,谁都会对耶稣说:“我爱你,爱你永不变——”但当一地疮痍,满天乌云时,我们也会对耶稣失望生气,且因气生怒,会把他推下弃绝的悬崖;我们更会在“木匠的儿子、木匠的儿子”的叫嚣声中,摇头不认他。

“拿撒勒人耶稣”,拿撒勒人却没有了耶稣;基督徒的你我,也许会没有了基督!

相逢不相识,相识不相知,这是耶稣返乡的悲催。这悲催伤了耶稣的心,却丢了拿撒勒人的命;但愿这样的悲催,不要成为今天你我信仰的悲催——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山东一位传道人。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京ICP备07014451号-1 |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5431© 福音时报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