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icon
header logo
search logo
share logo
如何缓解小组事工中小牧者紧缺的困难?
1/1

近三年来,因疫情对教会大型崇拜聚会的冲击,引起了教会众牧者对小组事工的重视。从而,某些堂会已经有声有色地开启了小组事工,也有某些堂会在小组事工上跃跃欲试。近期,笔者在某些基督教媒体上,读到多位牧者探讨教会小组事工的文章。这些文章反映,当前,国内教会在小组事工方面的最大拦阻就是小组长(或称“小牧者”)难求。故此,某些堂会在这一困难面前,束手无策,只在望小组事工兴叹!

那么,那些堂会真的只有望小组事工兴叹的份了吗?或者说是否有其它权宜之计或补救措施呢?

笔者是基层教会的一名教牧同工,参与小组事工多年。虽然,本人所在堂会当前的小组事工还很不成熟,但是,本堂会该项事工上的某些作法,或许对其它堂会开展该项事工有些许的参考价值。故此,撰写此文,介绍本人所委身堂会,多年来,在小牧者难求的情况下,如何坚持开展小组事工,以供弟兄堂会参考;并藉此文来回答上述问题。

笔者所在堂会属于贫困地区农村教会,且起步较晚(只有十几年的历史),大多数信徒的灵命还很不成熟,实在是难以找到合格的小组长。然而,本堂会牧长十分重视小组事工,多年前,已将小组事工纳入本堂的日常事工。本堂小组事工的具体做法是——

一是将小组分为“牧养小组”和“关顾小组”两类。

牧养小组:指周间组织一次组员聚会的小组。由于本堂只找到几位能够承担小组牧养的小组长,故此,这类小组未覆盖本堂会的全体信徒。本堂当前有三百余名信徒,只建立了十个“牧养小组”,每组组员十人左右。从而,当前“牧养小组”只覆盖本堂三分之一的信徒。各小组每周有一次周间聚会。聚会期间,有唱诗、查经、见证分享和代祷等活动,由小组长或堂会的教牧同工负责牧养。

关顾小组:这类小组不组织聚会。按信徒所在区域划分小组,覆盖了该堂会的每位信徒;十人左右一组(不超过十五人);教会任命一名小组长(称为“关顾小组长”)。这类小组长由属灵生命较成熟,有服侍组员心志的信徒担任。其职责是:一方面,为组员守望。平时,留意观察和了解掌握组员出席主日礼拜、身体健康、家庭和日常生活等情况。当组员遇到困难或软弱时,小组长带领其他组员去作探访,或将需要探访的组员之情况报告给教会管理人员,由教会安排同工探访。教会平时也发动这类小组长对组员进行全面的例行探访;且特别要求关顾小组长与年长和在病痛中的组员保持密切的联系,常作探访。另一方面,上传下达教会相关事项和联络组员。负责将教会针对信徒的通知或决定传达给组员;同时,将信徒对教会事工的建议,或对教会的要求和意见,反馈给教会管理层。

在疫情“双暂停”期间,该堂会要求小组长每两周至少要通过微信或电话与其每位组员联系一次,并不定期探访其高龄和重病中的组员。由于关顾小组发挥了联络组员和为组员守望的功能,从而,这几年的疫情,并没有造成本堂会信徒的流失。

二是小组带领者分“组织者”和“牧养者”两类。

本堂为了解决“牧养小组”牧者不足的问题,将部分“牧养小组”的组织者和牧养者分开。即,不能胜任小组牧养的小组长不承担小组牧养,只负责联络和关顾本小组组员,以及组织组员聚会。其小组的牧养则由堂会的教牧同工承担。由于,教牧同工不用联络组员和组织聚会,只需按时出席小组聚会,从而节省了时间,为其专心牧养提供了便利;而且,同一份查经资料可以在不同的小组分别分享,也节省了备课时间。故此,本堂安排每名教牧同工负责两或三个小组的牧养。

同时,对有一定神学装备的义工,进行小组长训练后,任命其为小组长,让其组织和牧养一肩挑。当然,这类小组长,只负责牧养一个小组。

三是教牧同工为承担牧养事工的小组长提供查经资料。

为了缓解承担牧养事工之小组长的服侍压力,与避免因其装备不足,在带领查经时曲解圣经,教会牧者也会为某些小组长提供较完整的查经资料或指定教材。当然,有较强的神学装备和较深圣经基础的小组长,则由其按照组员的需要,自选合宜的经文或资料,带领小组查经。

四是采取灵活多种的敬拜模式。

小组聚会的内容,以查经为主,以祷告、读经、唱诗赞美和见证为辅。比如,若牧养某小组的教牧同工,因教会其它事工不能出席某次小组聚会,就交给该小组的小组长带领;并将查经聚会改为专题的祷告会或唱诗赞美会,或见证会,或读经会。

其实,本堂的小组事工,最初是由几位义工和信徒,每周一晚在某些信徒的家庭里,举行祷告会发起的。后来,发展到几个祷告小组,然后,才有了当前的“牧养小组”。

五是小组聚会的学习方式灵活多样。

由小组长承担牧养事工的“聚会小组”,在学习圣经上,其方式也是灵活多样的。比如,小组聚会时,由小组长带领组员围绕本周主日讲道的信息,谈个人已掌握的内容,谈个人的体会,谈对其生命成长和在其生活中的帮助;或找一篇讲章一起学习;或一起收视或收听一段讲道视频或音频。还有时,由小组长使用教会牧者提供的查经资料,带领查经。

六是固定的小组聚会场所与临时变动聚会场所相结合。

笔者所牧养的某小组之聚会场所,长期固定在某位信徒的家里。然而,当该组某位组员因生病,导致其行走不便,而无法来到固定的聚会场所参加聚会时,本人会带着其他组员临时去到生病组员的家里聚会;顺便探望该生病组员和为其代祷。每年春节之后的前多个礼拜,轮流去各组员的家中开展小组聚会。在聚会期间所有组员一起为接待组员的家庭祷告,送去新年的祝福。如此行不仅在接待组员的家人面前见证了我们的信仰,见证了教会弟兄姊妹的彼此相爱,而且,还与接待组员的家人建立了关系。

以上是笔者所在堂会小组事工的具体开展情况。笔者记录这些的目的是为要说明,堂会不可等到有了足够懂得牧养的小组长(小牧者)后,才开展小组事工;而应当积极创造条件,开展小组事工,并摸索前行,逐步巩固和做大做强本堂会的小组事工!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湖北一名传道人。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京ICP备07014451号-1 |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5431© 福音时报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