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icon
header logo
search logo
share logo
教会的教唱人员应具备哪些素质?
1/1

在教会的圣工中,关于音乐的服侍向来是比较重要的一项。而在音乐的侍奉中必然包含会众唱诗,而会众唱诗一般都是由台上的人领,所以自然就有了教诗员的的这一说法和职分,有些教会当然还有相配合的领诗人员。所以,不论教会大小,层次如何,教诗员甚至和传道人一样都成了教会的标配,甚至某些条件不够的教会连传道人都不是很上的了台面,但教诗的一定不能少。

由此可见,教唱人员在教会和侍奉中的地位不言而喻。但教唱人员的素质能不能跟得上呢?传道人必须要有相关的培训,甚至现在还要持着传道证才能上岗,但教唱的人员却不是,不要说参加培训,有些学习都不想学。那怎么侍奉呢?只要会懂点简谱,打点简单的拍子就可以了,基本的节奏感和音准有了便可以以此侍奉一辈子。这本身就是一种错误。作为教会的教唱人员,难道只有这样就可以了吗?当然远远不够。本文为此会展开些许的分享。

一、要具备一定的音乐知识

教唱人员,也称教诗员。他与传道人不同,其主要负责的就是教诗,这是这个职分最应当和主要做的事。如果一个教诗员,连一首歌都不能教,那自然也就不能在这个职分侍奉了。

对于一般的城市教会,教诗员的音乐水平还是挺高的。比如一些教会都是一些专业的音乐院校毕业的,或者是读过圣乐的一些神学生,大大提高了教诗员的这个队伍的整体质量。而对一些县级的教会来说,相对而言就没有那么专业,可能只是一些在这方面有些恩赐的同工,有可能学过几节课,但可能并没有受过音乐或圣乐方面的系统的培训。而如果对一般乡镇或农村教会而言,可能只是参加过几次简短的针对性的突击学习班,课时短,时间短,都为它的质量埋下了伏笔。

其实,不论我们是在哪个层次下的教会侍奉,既然作为一个教诗员,就理当要懂得相关的音乐知识。不管我们之先的层次是如何的!有些人自以为满足,心想着只要把诗歌能唱出来就好,但不仅如此,还要唱准、唱好,唱得令人下次还想唱。有时候我们并不在意一些诗歌的相关节奏和标准,都是看心情的唱歌,不管节奏对不对,音准准不准,休止符停不停都无所谓。甚至有时候根本就不按照谱子唱和教,想拖几拍就几拍,美其名曰“这样可以感动人”。但我们应当明白,一些圣诗,尤其是四百首收录的一些,是经过了几百年的历史沉淀的。从水平上来说,我们拿他们差的不是一星半点,甚至可以有鸿沟来形容。所以,按理说,我们应该还没有资格按照我们的意思随意改动。

另外,教诗员还当有一颗上进的心。不要说本身是非专业音乐科班出身的我们,就算是科班出身的,也不敢说什么都会、什么都懂。但有时无知却充斥着我们的内心,不想学、厌学的心态对很多人造成影响。反正只要能唱简谱就好了,反正只要唱出来就行了,至于发声的方法对不对,位置科学不科学,还是只是在用大白嗓子在唱歌,这些都不重要。如果有人提到学习,强烈反对,理由是“我们就这样了”、“我们都老了”等等。从严格的角度来说,这样的态度实在是不适合作为一个站在圣台上为主侍奉的人应该有的。

二、要对诗歌予以一定的了解

作为一个教诗的同工,应当对需要教的诗歌有一定的了解,自然是越多越好。拿我们现在唱的新编赞美诗400首举例,其中有百年、千年前的诗歌,如第327首《坚固保障歌》为马丁·路德所作,我国的古赞美诗《大秦景教三威蒙度赞》(385首);也有不同曲调的,如第34首《称颂崇拜歌》为苗族曲调,第115首《耶稣升天歌》是朝鲜族曲调,也有少量改变的民歌调365首《活出基督歌》与古琴曲《神工妙笔歌》(178首)等等其它类型。那么,当我们在面对这不同时代、不同背景、不同文化及不同作者的作品时,在这个时代的我们应当如何演绎?是不是要有些注意的地方,是不是要考虑一些具体的情况,比如怎么让这些情感能够从他们那时传递到现在的我们?又或者是不是要有些注意的事项?有没有历史的隔阂?包括要思想他们当时创作这首诗歌的情感是如何的?什么原因?如果我们对这些一概不知,又怎么能更理解诗歌呢?又怎么能更演绎出诗歌所流露的情感呢?自然是不能的。既然不能,那是不是我们对此也有所亏欠呢?

这些都应当是我们幕后做的基本功,不是仅仅只有传道人才在幕后做功课。有人可能会说,教个诗还要这么多的讲究,那我干脆不教好了,只要能唱出来就行了呗,信徒知道谁和谁啊。对此,我们并不同意,当我们不予以敬畏的时候,我们手中的工也不会被悦纳,更不会被上帝坚立。

三、经历诗歌中的感动

每一首诗歌被创作,创作者都有其特殊的感动,因为被上帝的恩所感,自然就心由所动,便能创作出一些令人感动的诗歌。

而当后世的我们来欣赏此诗歌的时候,不单是要以能唱出来为目标和目的,更要感创作者所感。一首诗歌能够感动人的心,不仅是要有圣灵的感动和带领,也离不开带领诗歌的人的全身心付出,当我们都持着无所谓的态度去面对,其结果是可想而知的。从现实的处境来看,很多教诗员的教诗已经成了机械化的工作一般,好像都是走个流程,教一下就好。有的诗歌可能还是教过好多遍的,不要说是感动会众,自己都绝对教腻了。对于这样的态度,我们实在是不提倡,其不仅带不来积极的影响,甚至都是负面的,自己一点都没有从诗歌中体会和默想。其实,前人的诗歌应当是我们的极大帮助,我们藉着这些属灵的前辈,慢慢找寻我们应当在他面前怎么做和跟随,这等于是给我们开了方便的门,为我们指引了好的方法,但今天的我们却并不珍惜,也实在是可惜了这些资源。

四、要付上强有力的祷告

在教会侍奉的同工,都应该在背后付上强有力的祷告,或者说多多地祈祷。这是不能缺少的,一旦缺少了,就等于失去了立根之本。

有人认为只有讲道的才需要祷告,他们当然需要,但这并不代表其它的圣工就不需要。这两者并没有矛盾。但有些教诗员却没有这样的意识。本周要教的诗歌能不能契合讲道的内容?我们能不能唱出我们最好的状态?会不会因为上台紧张而导致教诗的时候嗓子太紧,打不开?我们能不能教诗教到人的心里去,而不是只是走个过场一样?这些都是我们要不断祈求上帝给我们帮助的。

有人说,你这个要求太高了,我们没有那么高水平。我们当然没有这么高的水平,所以才要求圣灵引领和帮助我们。不然靠着我们自己又何德何能呢?不要总把这些标准扣在讲道人的头上,我们每一个侍奉的人都有这样的意识。求圣灵帮助我们的每一项事工,这样事工才能真正成为圣工。

五、要有属灵的生命

丰盛的属灵生命自然也是一定不能缺少的。我们看有些教诗员,这也不是论断他们,或者随意抨击。从一般的教会情况来看,尤其是相对基层的教会。因为缺乏人才,所以什么人都可以侍奉,比如教诗员。

音乐技巧缺乏没有关系,因为教会缺乏,所以也就允许侍奉。一开始也很感恩,但时间久了,因为有些教会传道人不一定每一周都不换,可能有外来的,也可能本教会义工的来回换,但有时候教诗员却是不换的。因为对有些人来说,讲道毕竟是讲话,即使讲得不好,但只要不讲歪掉、偏掉,也就将就讲讲。但教诗不一样,如果没有这嗓子和技巧,还真不能唱。所以这也间接地膨胀了一些人的心,外加本身的层次和素质以及属灵生命也不是很高,就更加不知道在教会里应当怎么侍奉,自然就慢慢迷失了方向,不知道自己应当是一个怎么样的角色。

有个教会,教诗员过度“热心”,甚至本该半小时的教唱时间被无故延长到四五十分中。讲员为了控制时间,担心信徒着急回家,就缩短了讲道时间。会后,其不仅没有一丝歉意,还理直气壮,声称她是因为有感动,所以才延迟,并还冷嘲热讽:“反正也讲不出什么花来,不如让我们多赞美一会。”其实是以各样的理由和借口,为了烘托自己的地位,谁要是不听她的,立马给脸色,还声称:“谁说都没用。”实在是谈不上什么属灵的生命。

试想,这样的生命能够带动什么样的生命呢?不带着人纷争结党就已经很好了。

在教会中的每一项事工都是异常重要的,作为侍奉的人,理当尽力、竭力对待。如果我们随随便便,或者不求上进,抱着“过一天是一天”的这种心态,那日后的情形也不会好到哪里去。可能你当初也是为了热心爱主,但之后可能会慢慢地陷入网罗中。不要总以为自己很好,你如果这么想,可能你已经到了犯错而不知错的地步了。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江苏一名传道人。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京ICP备07014451号-1 |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5431© 福音时报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