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icon
header logo
search logo
share logo
小组事工中如何考虑老年信徒?
1/1

引言

“理论”与“实际”往往存在着不对称的现象。从理论看,有些事完全合情合理,但从实际来看,未必能行得通。教会的小组事工就是这样。当笔者真正将小组事工推广至整个教会的时候,才猛然发现了一个原先没有留意到的情况。

由于笔者的教会是按照地域来划分牧区及小组的,故此并不着重年龄层次的区分。换言之,在某一个地域的小组中,不同年龄层次的信徒是被安排在一起的。从理论的角度来看,年轻的与年老的在一起服侍,应该会更加温馨,更像一个家,但实际上却完全相反。

自从这么做之后,先是年轻人不见了,后是中年人越来越少了,到最后,教会的小组多数都成了老年人的小组。这个现象说明了在小组聚会中,年龄还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年龄及文化素养等若差得太大,必然会产生代沟,不同年龄层的信徒就很难有共同的话语。

在青中老这三个群体中,老年群体是最为特殊的。一般来说,他们所背负的传统包袱是最重的,他们的思想是最为保守及固化的,他们所关注的与中青人存在着较大的差异。

那么,当我们开展小组事工的时候,要不要将老年信徒这个群体考虑在内呢?是采取简单粗暴的办法将他们排除在外?亦或采取别种的措施呢?

 一、以老年人为主的教会必不能排除

我们都知道在中国内地,有不少教会老龄化的现象十分严重。站上讲台一眼望去,全都是白茫茫的一片。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我们将老年人排除在外,那么小组事工就无法称之为整个教会的小组事工了。

在这种情况下,教会若要开展小组事工,肯定要以老年信徒为主。倘若中青年人无法与老年信徒合在一起,我们也可以将中青人单独拎出来,成立一个中青年团契,然后再在这个团契下面分组。

但是如果一个教会的小组事工以老年人为主体的话,那么就应当充分考虑到老年人的实际状况,而作出相应的调整。

比如,老年信徒最大的问题之一便是缺乏弹性的灵活的思维,并且由于他们早已习惯了听道的模式,如果我们的小组聚会不设置讲道这个环节,而完全变成了分享与讨论,必然会使相当一部分人感到严重的不适。

如果硬着头皮做下去,一方面老年信徒普遍会有很大的压力,另一方面也会令他们十分压抑及尴尬。试想一下,当组长抛出一个问题,让组员讨论,却没有人能答得上来,也没有人愿意分享,那是何等尴尬的一件事呢!

笔者的建议是这样,在以老年人为主的小组聚会中,一定要设置讲道的环节,只是在时间上可以缩短,比如讲二十分钟或半个小时。然后就是请其中一至两位能力稍强的组员,对于分享的内容做一些简单的回应。这样在分享的环节上就可以了。

除了分享之外,老年信徒的聚会还是应当注重传统的元素,比如唱诗,祷告之类。只是在这些环节上,可以做得灵活一些。比如,可以用不同的方式唱诗,可以用一句话来祷告等。

还有,如果实在缺乏信息分享的人,也可以将一个月内四次的聚会以四种不同的方式来进行,比如第一周着重讲道,第二周着重祷告,第三周着重诗歌敬拜,第四周看福音电影或看讲道视频,第五周可以搞一个医疗讲座等。

二、以中青年人为主的教会,可以单独设立老年团契

如果这个教会是以中青人为主的,那么可以将老年信徒单独设立一个团契,即老年团契。于是,在中青年信徒中间,便可以完全实施小组牧养的理念。而在老年信徒中间则可以老年团契的理念来牧养。也就是说,我们完全可以用一种不同于小组牧养的理念来牧养老年的长辈弟兄姊妹们。

如果是以团契的模式来牧养老年的信徒,就完全不需要像小组聚会那样设定项目繁多的流程,并严格按流程进行。

笔者的建议是这样,一个月中,至少有一次的讲道聚会,这个聚会就像平时的主日崇拜那样,用大家熟悉的模式进行。

其余的时间则尽量换着花样来,最好能有一整年的具体计划。比如,某某时间来一次专门的祷告会,某某时间来一场专门的医疗讲座,某某时间来一次专门的消防安全讲座,某某时间去搞户外团建活动,某某时间去某个教会参观访问等。

一种牧养模式的好与不好,并非完全取决于其本身的理念,更重要的是看它是否适合某个群体,如果不适合,就算看起来再怎么高大上,也是白搭。

对于老年人,老年团契的模式可能是更好的选择,但对于中青年人,他们不仅需要团契,需要活动,更需要一个有目标有方向的属灵追求及成长。这就使得他们需要有更适合的模式,如小组模式来承载。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浙江一名传道人,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京ICP备07014451号-1 |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5431© 福音时报版权所有